当前位置:首页 > だからスポーツは面白い

第四百五十八章 我们不用去名古屋了

    发现居然是第百自己母亲打来的,苏诚赶紧按下接听键接通,章们然后苏诚看了眼还侧坐在他腿上的不用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0%E3%82%AB%E3%83%A9luc888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6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0%E3%82%AB%E3%83%A9luc888九条心真,这才一脸不解的去名出声问道:“老妈,你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从手机那头传来了一阵很疑惑的古屋声音:“怎么你妹妹从日本回来后,样子变得很奇怪?她整天都是第百愁眉不展的,还一个人呆在你的章们房间里,问她在日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用她也不肯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诚沉默着,去名但听到自己母亲这么说,古屋苏诚心里也感觉莫名其妙的第百沉闷与无奈,最终苏诚长叹了一声,章们对他母亲说,不用一切都等到他回了中国再说后,去名便是古屋找了个借口挂断,苏诚也不想和自己的母亲过多的谈论关于他妹妹的话题,因为现在苏诚的妹妹对于他而言,完全就是一个‘陌生人’。

    此刻坐在苏诚腿上的九条心真用着确认般的语气,试问着苏诚:“苏诚同学,你的母亲打电话给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!”

    苏诚略微惊讶的注视着九条心真,因为苏诚和他母亲对话用的是中文,九条心真应该听不懂的,然而……

    她却直接问是不是苏诚母亲打来的,不是问是不是苏诚父亲打来的,也不是问其他人,而是直接问是不是苏诚母亲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最近也学了一点中文。”

    九条心真脸色十分平静的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0%E3%82%AB%E3%83%A9luc888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F%A6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0%E3%82%AB%E3%83%A9luc888解释道:“多学一门外语,总归没有半点坏处,当然了,其实这也是我最看不起观月学姐、松雪会长她们的地方,如果她们真的喜欢苏诚同学你的话,那肯定是会愿意,也会很积极的去学习中文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诚。

    而后苏诚与九条心真稍微的聊了聊,关于摸她胸-部那个话题,苏诚自然没有同意,于是九条心真也没有多说什么。她只是笑了笑,随后九条心真站了起来,坐回到了她自己的位置上,而苏诚转过头看了看九条心真。然后苏诚端着下巴,很好奇的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陪我去找回我的记忆?”

    这一点……

    苏诚其实是无法理解的,如果他一直失忆的话,那么……九条心真应该占据着很有利的条件,毕竟如果他找回了记忆。发现一切不是如同九条心真说的那样,那……

    九条心真和他之间就算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给自己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九条心真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轻声道:“决定我未来的命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给自己一个交代?!”

    苏诚瞪大双眼,有些难以理解的注视着九条心真,她这话……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苏诚同学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。”九条心真说完,便是闭上了双眼,坐在座位上假寐着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苏诚的小窝里。

    鹿冰芸、观月花铃她们你看我,我看你,一个个脸色都很不好看。苏诚身体不好,结果九条心真居然还带苏诚去找回什么记忆?!

    她这不是没事找事做?

    万一苏诚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,她能承担的起这个责任来?

    “九条这个人,真是……”鹿冰芸都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而细川美晴一脸担忧的急声道:“万一诚君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的话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陈修都没有办法让诚君恢复记忆,九条又怎么可能有办法让诚君恢复记忆?”吉羽名雪又郁闷,又急切的道:“而且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了?真是急死人了!”

    观月澄乃和观月花铃亦是责怪着九条心真的不是,而松雪梨惠子听到她们的话语,心中很是难受复杂。她动了动红唇,犹豫半晌,最终还是下定决心,决定替九条心真解释一下。不然的话,松雪梨惠子总感觉这样的九条心真有些可怜,再说九条心真也没有说过,不能把她要做的事情告诉给观月花铃她们。

    接着松雪梨惠子迟疑了一会,还是忍不住的轻启红唇道:“那个……请你们听我说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到松雪梨惠子的声音,观月花铃、细川美晴她们都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松雪梨惠子。现在每一个人的目光之中都充满了奇异与费解的光芒,她们很好奇,松雪梨惠子想要说什么?

    松雪梨惠子犹豫了片刻,亦是将九条心真想要做的事情告诉了观月花铃她们,观月花铃她们闻言之后,面面相觑了一番。

    跟着鹿冰芸端着下巴,皱眉仔仔细细的思考了起来,最终鹿冰芸沉声道:“松雪梨惠子,我不认为九条是这么一个高尚的人,再说了,她这么说的话,如果到时候苏诚的记忆恢复了,找九条麻烦,你也会帮九条说话,再者这样子,可以瞬间扭转九条在苏诚心里的形象,而且她这么说,现在还能让你对她产生好感,默认她这种过分的行为……完全就是一举两得……怎么都不吃亏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观月花铃点点头,赞同着鹿冰芸的话语,然后观月花铃又生气的强调道:“会长大人,你千万不要相信九条这个人说的话,她的话,最好连一个字都别信!”

    “这很明显就是为了骗松雪会长你的吧?”吉羽名雪亦是忍不住的开口道:“九条同学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不给自己留条后路?”

    “这一-次……我也同意吉羽同学、鹿冰芸同学她们的话。”细川美晴面色复杂的出声赞同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松雪梨惠子咬了咬红唇,开口反驳道:“如果九条是为了骗我的话,她现在又为什么要带苏诚去找回记忆?”

    “松雪梨惠子,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不聪明,九条说带苏诚去找回记忆,你就真信了?”鹿冰芸讥笑一声,然后她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细川美晴、观月澄乃她们都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接着观月花铃语气暴躁的道:“苏诚才从医院出来,结果九条就把苏诚带跑了,她……谁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……”鹿冰芸深思熟虑片刻,才用着不确信的口吻猜测道:“九条说的那些话是真的,如果她带苏诚找回了记忆。那么……她就按照她对松雪梨惠子说的那样子做,然而如果苏诚没有恢复记忆的话,那她就心安理得的独占苏诚?”

    九条心真聪明,但鹿冰芸也不笨。九条心真如果喜欢苏诚,那用谎言得到了苏诚,她心里肯定会饱受煎熬与折磨,也会一直害怕苏诚有一天恢复记忆,然而带了苏诚去找回记忆。如果苏诚没有找回记忆,加上陈修也说过,苏诚的记忆恢复很难,那么就代表苏诚大概不会恢复记忆了,她到时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独占苏诚,可以放下大部分心理包袱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又不是九条,所以就算这么猜测议论,也没有任何用处!”观月花铃不满的道:“但我认为,九条这个人的话,绝对绝对不能相信的!”

    松雪梨惠子听到鹿冰芸她们的话语。心中也有些犹豫,九条心真到底是撒谎骗她的,还是……

    认真说的?

    九条心真和观月花铃她们关系彻底弄僵变坏,也许只是为了能够心安理得的独占苏诚,不会觉得她亏欠任何人?

    这一瞬间……

    松雪梨惠子也迷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五点多,苏诚与九条心真来到了长野市,下了车,苏诚和九条心真走在长野市的街道上,他有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复杂感觉,而九条心真侧过头。看了眼苏诚后,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轻声道:“大概也快来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九条心真的话音落下,一个穿着长野市某个高中制服的女生边踩着急促的步伐。边招着手来到了苏诚与九条心真的面前,然后那个女生弯下腰,双手搭在膝盖上,气喘吁吁了几声,又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诧异的望着九条心真。话音略显急促的问道:“心真,你怎么突然回长野市了?”

    这个女生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去花山院私立高中找九条心真的小野琉璃。

    “琉璃,我男朋友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九条心真对着小野琉璃解释完,小野琉璃十分惊讶的打量着苏诚,然后她颇为不可思议的惊声道:“什么?他失忆了?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带苏诚来长野市,他曾经来过这里,没准再来一次能够想起什么。”九条心真语气平静的说明完,小野琉璃又看了看苏诚,然后她脸上露出一些困恼的表情,犹豫了会,才尴尬的试问道:“那么我现在是不是该再一次做下自我介绍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九条心真点了点头,小野琉璃又是做了下自我介绍,苏诚错愕的望着小野琉璃,小野琉璃在自我介绍时说了什么,她和九条心真以前是好朋友,现在大概也算是朋友?

    反问句?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?

    不过苏诚感觉,对方的确认识他的样子,但他好像不认识对方了,这时小野琉璃直接提议道:“已经这么晚了,那么……我就请你们两位去吃饭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诚与小野琉璃,还有九条心真一起走着,进入了路边一家家庭餐馆里,三人坐下后,小野琉璃看着九条心真,不解的询问道:“心真,你男朋友怎么会失忆的?这……我怎么感觉像是电视剧的剧情?”

    “被人捅了一刀,失血过多,导致大脑缺氧,记忆中枢受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人捅了一刀?!他到底干什么了?!”

    小野琉璃吓了一跳,虽然她看苏诚的脸色的确不是很健康,但小野琉璃怎么都没有想到,苏诚居然被人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听到小野琉璃称呼自己为九条心真的男朋友,苏诚心中很是惊奇,难道九条心真真的没有撒谎?

    然而苏诚心中还是有些怀疑九条心真话语的真实性,而后苏诚注视着小野琉璃与九条心真,她们两个现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小野琉璃与九条心真给苏诚的感觉,真的是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,苏诚总感觉小野琉璃在面对九条心真时,好像亏欠了她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随后苏诚仔仔细细的注视了她们两个,一直听她们两个聊天,小野琉璃偶尔会问问苏诚和九条心真的进展,到了哪一步,九条心真也是一一回答着,之后三人吃完晚饭,小野琉璃提议让苏诚和九条心真住在她家里,这样子他们也能省下住酒店的钱,却被九条心真不客气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之后在九条心真去家庭餐馆里上洗手间时,苏诚也是乘机问了下小野琉璃,他和九条心真的具体关系,小野琉璃用着不确信的口吻回答苏诚,说他应该和九条心真是情侣关系,因为上次他们两个也是一起来长野市的。

    应该?!

    苏诚惊住了!

    这种事情,小野琉璃居然用应该二字?

    最终小野琉璃说了,以她对九条心真的了解,九条心真肯定是喜欢苏诚的,如果九条心真不喜欢苏诚,那绝对不会呆在苏诚身边的,这一点她可以保证。

    随后在九条心真上完洗手间出来,九条心真向小野琉璃打了一个招呼,就是带着苏诚前往上一次他们来长野市居住的酒店里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酒店,还是那个房间……

    当苏诚和九条心真进入酒店房间里时,九条心真慢声说明道:“当初苏诚同学你吐血吐在床单上,被松雪会长,细川同学她们误认为是那种东西……你对此还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苏诚沉默的摇了摇头,他并没有什么印象,而后苏诚看了九条心真两眼,沉思片刻,才道:“九条同学,我想问你下,刚才我问你朋友,我和你到底是不是情侣关系,她说应该是……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琉璃是这么说的吗?”

    九条心真皱了皱眉,然后九条心真似乎想到了什么,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,接着九条心真轻嗯了两声,决定道:“苏诚同学,上次我们一起来过长野市,但你现在来了长野市,还是没有记起任何东西来,看起来故地重游这个方法并不行,我们应该不用去名古屋了,因为就算去了,恐怕也没有什么效果……那……”

    苏诚注视着九条心真,等待着九条心真接下来的发言,然而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九条心真所说的话语,却是让苏诚大吃一惊,甚至感觉难以置信!(未完待续。)

分享到: